<noframes id="tpxtj">
<span id="tpxtj"></span>
<noframes id="tpxtj">

    <em id="tpxtj"><address id="tpxtj"></address></em>

          <em id="tpxtj"><form id="tpxtj"><nobr id="tpxtj"></nobr></form></em>

          <noframes id="tpxtj">

          “川酒全國行”定義了什么?

          9月29日,2021年“川酒全國行”走進杭州。

          活動現場,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秘書長劉全勝透露,2021年上半年四川省白酒產量、營收、利潤分別同比增長11%、20%、33%,全國占比分別約為54%、50%、35%。

          而在“川酒全國行”的第一個年頭,這三個占比數據分別是31.1%、39.9%和25.6%。

          可以說,“川酒全國行”的這五年,實際上是川酒發展的一個縮影。在這一過程中,以提升川酒品牌為起點的“川酒全國行”,也早已被賦予了新的內涵。

          這五年

          從2017年開始,“川酒全國行”已經走過長春、南京、西安、貴陽、上海、北京、廣州、杭州等10座城市,把川酒的歷史、文化、技藝、品牌及近年來發展成績進行立體式呈現(點擊下方鏈接可回顧歷屆川酒全國行盛況)。

          2017年,“川酒全國行”走進長春,川酒與成都小吃、南充米粉、川北涼粉、宜賓燃面、打牙祭等一眾“四川造”產品出現在長春街頭。

          2018年,“川酒全國行”走進南京、鄭州、濟南,精準展現了白酒主要產銷區之間的關系與淵源。

          2019年,“川酒全國行”走進西安、貴陽、上海、北京,集中展示川酒品牌、探討川酒的高質量發展。

          2020年,“川酒全國行”來到廣州,融合川茶、川水,以“吃粵菜喝川酒”的新方式,與消費者建立深度鏈接。

          2021年,“川酒全國行”走進杭州,點亮錢塘江,以“東西協作情 川酒新啟杭”為主題,川酒以川酒文化巡禮,深度解析川酒的“生態”、“品質”與“文化”。

          這期間,抱團發展的川酒也展現出強大的力量。數據顯示,過去五年,川酒銷售收入增長731億元,同期中國白酒行業銷售收入下滑289.35億元。

          正如同川酒逐漸撐起中國白酒的半壁江山,“川酒全國行”這一IP也從無到有,從有到強,早已成為川酒溝通消費市場與消費者的橋梁和紐帶,成為推動四川構建名酒發展路徑的重要力量。

          看向產能、營收之外

          川酒很強,是行業的固有認知。

          從品牌規模來看,擁有五糧液、瀘州老窖、劍南春、郎酒、水井坊、沱牌舍得六大中國名酒和豐谷、文君等全國知名品牌,分別占全國17大名酒、白酒50大品牌酒總量的35%和45%;規模以上白酒企業近300家,占全國35.3%。

          從產業數據來看,2020年,四川省規上白酒企業累計生產367.6萬千升,占全國白酒總產量49.6%,中國每兩瓶白酒,約有一瓶來自四川;主營業務收入2849.7億元,占全國白酒營收48.8%,在四川省GDP中占比達到5.9%。

          但在產能、營收之外,我們往往忽視了川酒在文化上的領先。

          “蜀酒濃無敵,江魚美可求”,作為物產豐富、山靈水秀的天府之國,自都江堰建成開始,四川一直是農耕文明高度發達的富饒之地。高度發達的農業經濟孕育了發達的釀酒業,從廣漢三星堆遺址中發掘的釀酒、飲酒器具表明,早在3000多年前,蜀人的釀酒技藝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

          在全國七大白酒釀酒遺址中,四川境內就有明、清、民國三代水井坊遺址,劍南春天益老字號酒坊遺址,明代瀘州老窖窖池群,明清沱牌舍得泰安作坊遺址等四大白酒釀酒遺址。

          這些不僅可以佐證川酒在中國釀酒歷史中的地位,更展現了川酒深厚的文化底蘊。

          蒲吉洲

          在2021年“川酒全國行”活動現場,舍得酒業副董事長、總裁蒲吉洲表示,千年釀酒文化的傳承,沉淀了川酒古老而精湛的國家級非遺釀酒技藝,從制曲、釀酒到勾調,多達800道的生產工序,蘊含川酒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成就了川酒的“無敵”品質。

          我們應該看到,川酒的強,是歷史積淀的,是根深蒂固的。川酒的領先,不止于整體產業數據的直觀反饋,更應是川酒由內及外、從文化傳承到產能規模的綜合表現。

          川酒的“多樣性”

          在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看來,“川酒全國行”行的是名酒新品質,行的是名酒新文化,行的是名酒新服務,行的是名酒新釀造。

          從這一角度來看,“川酒全國行”的意義更為深遠。

          宋書玉

          以“六朵金花”為引領,“十朵小金花”為代表,優質白酒企業及原酒企業為基礎的四川白酒企業矩陣,已經通過“川酒全國行”逐步構建川酒品牌的話語體系。

          今年6月,“川酒十二條”落地,提出要支持瀘州、宜賓加快建設世界級優質白酒產業集群;支持成都、德陽、遂寧、自貢加快建成全國優勢白酒產區。要深度發掘川酒獨特的生態環境、技藝傳承和文化內涵,著力打造“川酒大產區”概念。

          在“川酒大產區”的概念之下,我們也要看到川酒品牌表達的“多樣性”。

          五糧液通過《酌見》,展現五糧液豐富的品牌文化內涵,展現經典五糧液的品格與情懷;瀘州老窖通過微電影《冰火之道》“冰·JOYS”“窖齡研究所”,展示了品牌向上的活力;劍南春登上紐約時代廣場,以潮流運動鏈接年輕人群;郎酒坐落在赤水河左岸,攬濃醬入懷,以“生長養藏”開創白酒莊園時代;水井坊攜手《國家寶藏》,用“活著的傳承”彰顯文化品位;作為中國白酒行業唯一一個以“文化”命名的品牌,舍得持續打造自有現象級品牌IP《舍得智慧人物》,彰顯中國智慧,傳播時代精神……

          可以說,川酒正在結合產區的生態優勢、品質特色,延展出生態、歷史、民俗、酒莊、文創等具有獨特性、差異性的表達。

          在行業內率先提出“生態釀酒”理念的舍得,自上世紀90年代起,便斥巨資打造行業首個生態工業園區,并相繼定義了“生態釀酒”國家標準術語,制定完善了《生態釀酒評價標準》,構建起業內獨一無二的生態釀酒體系。

          與此同時,秉承獨一無二的“六老”釀酒工藝,以“舍得用料、舍得用工、舍得用時”的舍得精神,舍得既詮釋了老酒戰略框架之下對“工匠精神”的堅持,更為消費者呈現了老酒的真正品質與魅力。以生態賦能品質,以老酒戰略回應消費升級,成為舍得助推川酒發展的重要方式。

          這種源于川酒內部的技藝傳承與創新表達,不易被消費者感知川酒價值,通過“川酒全國行”進一步放大,不僅成為川酒高質量發展的內核,也是川酒自信的底氣。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標簽: 定義   什么   川酒全國行  
          來源:財訊網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黄片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