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pxtj">
<span id="tpxtj"></span>
<noframes id="tpxtj">

    <em id="tpxtj"><address id="tpxtj"></address></em>

          <em id="tpxtj"><form id="tpxtj"><nobr id="tpxtj"></nobr></form></em>

          <noframes id="tpxtj">

          海運業:擁堵 漲價大概率還持續很久!

          蘇伊士運河堵船事件早已告一段落,但全球供應鏈頭頂的烏云仍然沒有散去。東南亞的疫情、錯位增長的需求,讓海運面前的關卡一道接著一道。從越南胡志明市到美國洛杉磯,集裝箱堆滿碼頭,貨輪排著長隊等待卸貨。牽一發而動全身,無論是上游制造業還是下游消費端,無不面臨著一箱難求、運費飆漲的被動局面。從當前疫情形勢來看,海運業的不堪重負大概率還會持續。

          擁堵!漲價!

          “倉庫貨滿為患,鐵路貨場和車廂已裝滿,集裝箱仍一箱難得,船舶進港并在錨地等待,工廠產量已經創紀錄,但仍跟不上訂單速度”,面對當前的海運行業,洛杉磯港執行董事Gene Seroka說道。

          這不是夸張。今年前七個月,洛杉磯港的貨運量達到630萬標準箱,比2020年同期增長36.8%。

          進入下半年,作為美國西海岸的兩個主要集裝箱港口,洛杉磯港和長灘港日益不堪重負。上周早些時候,有37艘大型集裝箱船停泊在洛杉磯港和長灘港外。8月26日,兩個港口均創下了最高擁堵紀錄,擁堵情況比2002年和2004年港口暫時關停時期還要嚴重。而船只的平均等待時間已經從8月中旬的6.2天上升至7.6天。

          Gene Seroka用美國聯邦海事委員會主席Daniel Maffei的話來形容現狀,“我們正在努力做的,是將10條高速公路交通車道的車流并入到5條中,肯定會拖延”。

          不只是洛杉磯,全球大多數港口都被塞滿了。根據德迅集團海運平臺seaexplorer的統計數據,截至8月27日,超過355艘船舶停泊在港口外,因為全球的許多港口都面臨運營中斷。在兩個月前,受影響的船舶才剛超過300艘。

          遲到也成了常態。全球大型貨運經紀公司C.H.羅賓遜物流CEO Bob Biesterfeld指出:“目前貨船準時到達的幾率是40%,而去年這個時候是80%。”

          水漲船高,日益嚴峻的擁堵之下,海運的運費也肉眼可見地蹭蹭上漲。C.H.羅賓遜物流發布的世界集裝箱指數顯示,在截至8月19日的一周內,一個40英尺集裝箱在東西向8條主要航線上的綜合運輸成本達到9613美元,較上年同期上漲了360%。價格漲幅最大的航線,40英尺集裝箱的價格飆升了659%。

          以中美航線為例,截至8月27日,中國/東南亞至北美東海岸的海運價格從8月初每FEU(40英尺標準集裝箱)20636美元高位回落一周后,再次回歸2萬美元大關,目前價格為每FEU 20057美元,比前一周增長5%;與此同時,中國/東南亞至北美西海岸航線運價略有回落后也正持續上漲,運價為每FEU 18425美元,比前一周增長5%。

          時空都“錯位”

          數據背后,海運企業們時而歡喜時而憂。“肯定受影響”,上海熙浦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銷售經理張永恒語氣肯定,他告訴記者,總體來看,現在整個行業就是運費越來越高、倉位緊張、船期不穩定、國外卸貨慢。

          “很多低價貨值或者利潤較低業務基本都沒法出運了,很多客戶的貨物都積壓在倉庫里”,張永恒說,現在運費變動很頻繁,很多貨主剛和國外談好價格,等貨物生產好,運費又變了,經常來回折騰。

          另一家國際物流公司的銷售人員陳闖告訴記者,對于這種變動,他已經習慣了?,F在基本都是供不應求,排倉一周起步。

          在運費的持續上漲下,陳闖也很無奈,“上周到本周,漲價都很明顯,基本都是上漲3-5元,但500kg以上的貨物,1kg的利潤一般才1、2元左右,這樣直接就虧了很多”。

          根據上海航運交易所的最新數據,截至8月27日,代表即期價格的上海出口集裝箱指數(SCFI)為4385.62點,創下歷史新高,相比去年的最低點820點,漲幅高達435%。

          在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看來,造成現在海運行業緊張的原因,主要有三點。首先是時間上的錯位,原來在疫情緊張時期,外貿運輸受限,但現在,我國疫情得以緩解,陸續恢復對外出貨,造成海運業務量加大;其次是空間上的錯位,一些地區仍然受到疫情影響,導致一些貨輪無法進港,需要轉到其他地方,從而導致港口排隊甚至擁堵。

          以越南為例,7月以來,越南疫情嚴峻,當地政府采取了嚴格的防疫舉措,8月初,該國最大港口卡萊港被迫暫停運營,碼頭工人數量被削減到之前的一半,叉車司機和貨車司機也面臨短缺,導致集裝箱堆場接近飽和。無奈之下,8月上半月,該港口都暫停處理轉運箱和轉運貨物。

          另外,從需求來看,白明還提到了一點——需求和供應的非對稱,以中美航線為例,我國向美國出口的貨物多,而從美國進口的少。

          眼下,在洛杉磯港,集裝箱的進出口比例已達到5:1。洛杉磯港負責人曾感嘆,“我們最大的出口是空氣”。

          美國零售聯合會指出,“8月是傳統‘旺季’的開始,零售商每年都會在這個時候提前囤積節日商品。許多零售商今年都在這個時間點提高裝運量,這是他們降低風險策略的一部分,以確保在節日期間能夠有足夠的庫存”。

          供應鏈危機

          不只是中美航線,商務部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指出,中國在制造業、貨物貿易領域的能力比較強,而美歐等地雖然疫情嚴峻,但對日常消費品的需求沒有降低,也不太可能阻滯貨源,從而導致集裝箱壓港問題比較嚴重;再加上船運公司可能考慮到與其在港口等待,不如回到貨源地,這樣也會加劇堵塞。

          瑞銀在研究報告中預計,港口擁堵情況將會持續到2022年。而這種大規模擁堵導致船舶排隊??亢痛谘诱`,擠占主要貿易航線上的大量運力,嚴重拖累了航運效率。

          全球供應鏈牽一發而動全身,在集裝箱被堵在港口的同時,等待運輸的生產商已經急不可耐了。在南美,肉類出口已經是個大問題。巴拉圭肉類商會(CPC)主席Korni Pauls表示,由于缺乏海運集裝箱、運輸成本飆升和運輸時間不穩定,該國肉類加工商本月的屠宰量可能會減少20%- 25%。

          不止是上游,下游的消費端也發出了警告。比如美國玩具生產商孩之寶就打算提價,以應對不斷上漲的運輸成本和原材料價格,公司預計今年的海運費用平均將比去年高出4倍。

          “除了商品價格提高,消費者還需為動輒數周的貨運延誤做好準備,以免在購物季來臨時空手而歸。”Biesterfeld指出。

          “現在這種情況,也不能說供應鏈中斷,主要是因為不同國家疫情程度不同,每個國家的防疫措施、市場需求的變化不一樣,當然也疊加了一些國家本來就有的經濟難題,比如有些國家在生產、制造、流通和消費等環節的問題,從而導致了這種比較特殊的海運市場波動。”張建平指出。

          在本輪“超級周期”中,賺得盆滿缽滿的船運公司繼續調高盈利預期。馬士基最新半年報顯示,公司二季度凈利潤達37.32億美元,遠高于去年同期的3.59億美元,創下該公司有史以來的最好季度業績。

          至于這種非常態何時能結束,張建平坦言,現在不太好判斷,外貿市場一般波動性比較大,這與進出口的增速、市場需求、其他物流方式能不能做補充等多種因素都有關,“但的確,現在集裝箱的價格高得離譜,都希望能盡快恢復正常”。

          在白明看來,這種情況還要持續一段時間,但可能不會像現在這么嚴重,我國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來緩解,比如通過中歐班列減少對海運的依賴,也投入了很多集裝箱,但只能說是緩解,短期內要想徹底解決,還是不太現實的。

          標簽: 持續很久   概率   大概   海運業  
          來源:北京商報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黄片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