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pxtj">
<span id="tpxtj"></span>
<noframes id="tpxtj">

    <em id="tpxtj"><address id="tpxtj"></address></em>

          <em id="tpxtj"><form id="tpxtj"><nobr id="tpxtj"></nobr></form></em>

          <noframes id="tpxtj">

          開農機不單單是噪音大 還有你不知道的小問題!

          農機是農業生產的重要力量。記者近期在吉林、江西、甘肅、湖南等地調研了解到,近年來,主要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不斷提升,但部分農機故障率高、農機維修不及時、維修成本高、農機手難尋等問題多發,局地農機補貼資金缺口大,部分農機“傍大牌”現象擾亂農機市場。受訪人士認為,當前農業機械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矛盾突出,建議從農機研發、農機社會化服務、農機培訓等方面提升農機服務質量。

          農機使用“鬧心事”多

          近年來,我國農業機械化水平提升明顯,全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超過70%,小麥、水稻、玉米三大糧食作物生產基本實現機械化。記者近期在吉林、江西、甘肅等地了解到,今年以來,農民使用農機也有不少“鬧心事”。

          部分農機故障率高。在吉林省長春市九臺區興隆鎮,德強種植業家庭農場負責人潘丙國去年購置了一臺60馬力的拖拉機,使用一年多時間,多次出現燒機油、冒黑煙、發動機馬力不足等故障。潘丙國介紹,今年5月份春耕時,拖拉機因為故障無法正常使用,幸虧租到一臺拖拉機播種,險些耽誤了農時。期間,他與農機廠家多次協調維修,但是故障依然存在。

          售后農機服務“斷檔”現象突出。湖南沃田農業裝備有限公司總經理嚴岳云介紹,農機生產廠家售后“斷檔”現象比較突出,產品更新換代速度快,“老機器停產后,相關配件就會停產,即使兩年前購買的農機,在市面上可能都找不到配件。”山西部分縣區農機經銷商反映,近幾年他們已經有五六種代理的農機被淘汰了。此外,農機銷售半徑大、服務半徑小,部分農機裝備配件通用率低,也會導致農機維修不及時、維修成本高,一些新型農機存在“無人修”的窘境。

          “買農機容易請機手難”。江西省高安市種糧大戶丁旦成立的農機隊共有31臺農機、22位農機手,大部分農機手是“95后”。“去年農機隊有3人離職,有的覺得務農辛苦,也有的認為工作不體面。”丁旦說,現在買農機容易,請農機手難,留住農機手更難。人員流動性高導致農機隊規模難以進一步擴大。

          農機停車“一位難求”。江西省豐城市拖船鎮城頭村種糧大戶李春平家里有旋耕機、插秧機、無人機等十幾臺農機,價值200多萬元。“現在,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往往都有十幾臺農機。”李春平說,但是由于缺乏“停車位”,他周邊很多農戶只能找空地將旋耕機、收割機等大型機械露天放置。“這就導致農機折舊也很快,往往兩三年就要換一批。”

          農業機械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矛盾突出

          業界人士認為,農機使用“鬧心事”多,凸顯農機使用在不同地域、不同環節、不同機械品種等仍存“堵點”,農業機械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突出。

          農業機械化發展地域分布不平衡。記者從甘肅省農業農村廳獲悉,2020年甘肅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到61.8%,仍比全國低9.1個百分點,省內有白銀、定西、天水、隴南等6個市州綜合機械化率低于60%。從農作物耕種收環節來看,玉米收獲、馬鈴薯聯合收獲、果品施肥采摘和畜牧養殖等薄弱環節機械化率都在30%以下。

          配套設施、管理服務等保障不完善。近年來,東北地區興起了秸稈覆蓋免耕播種的保護性耕作技術,一些種糧大戶采取寬行和窄行兩種壟距進行播種,但秋收時收割機的割臺壟距是固定的,造成部分玉米損耗。“每坰地(一坰地約15畝)損失玉米逾千斤,保護性耕作增產的部分又損失掉了。”吉林省榆樹市五棵樹鎮子薦家庭農場負責人李艷紅說。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種糧大戶邱軍今年共流轉了1012畝農田。他介紹,農田基礎設施建設跟不上是最大的堵點。高標準農田建設后,田地深淺不一、機耕道不夠緊實等導致農機容易下陷,兩個月前的春耕,他額外花費1萬多元專門平整了土地。

          此外,部分種糧大戶、合作社負責人反映,農機作業管理服務智能化信息化發展滯后、土地碎片化、農機經營服務網絡不健全、部分鄉鎮農機合作社空白等問題影響農業機械化發展。

          局地農機補貼資金缺口大。記者從甘肅省農業農村廳獲悉,2020年甘肅省農機市場需求呈爆發式增長,形成缺口資金4.1億元。2021年中央下達甘肅省補貼資金3.32億元,難以滿足2020年資金缺口,2021年甘肅省農機購買者將面臨“無錢辦補”的問題。

          農機化發展需從供給側發力

          受訪人士建議從供給側發力,鼓勵農機企業研發創新,完善農機社會化服務體系。

          首先,鼓勵農機研發創新。受訪人士建議加大農業機械重要裝備的研發力度,鼓勵農機企業針對不同地域、不同作物、不同環節的需求,加強農機裝備研發,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支持農機裝備研發企業聯合高等院校、科研機構等組建創新聯合體,打造農機裝備研發創新產業基地,推動農機裝備研發創新。同時,逐步降低技術相對落后的農用機具品目的補貼額,將部分技術落后、低價值的農用機具退出補貼范圍。此外,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嚴厲打擊國內農機市場模仿、抄襲等“傍大牌”行為,保護企業技術研發的積極性。

          其次,培育壯大農機社會化服務主體。江西省萬年縣農機局局長熊翔等建議,以社會化服務項目為載體,積極培育一批機具配置合理,管理運行高效,能夠提供全程機械化作業服務的市場主體,發揮農機合作社示范社的示范帶動作用。同時,大力推進跨區作業、訂單作業、托管服務等農機社會化服務。

          最后,要加強農機使用培訓。東北黑土地保護與利用科技創新聯盟常務副秘書長李社潮認為,基層并不缺農機專家,但是既懂原理,又懂實踐的專家不多,導致農機技術培訓與農民實際需求出現脫節。建議農機技術培訓要理論結合農民應用實際,組織學習的方式要變,要更加靈活。

          標簽: 噪音   不知道   心事   問題  
          來源:經濟參考報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黄片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