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pxtj">
<span id="tpxtj"></span>
<noframes id="tpxtj">

    <em id="tpxtj"><address id="tpxtj"></address></em>

          <em id="tpxtj"><form id="tpxtj"><nobr id="tpxtj"></nobr></form></em>

          <noframes id="tpxtj">

          快遞包郵的背后 是快遞企業刀鋒相見的比拼

          包郵,是吸引不少消費者網購的一個重要因素。而包郵的背后,實則是快遞企業刀鋒相見的比拼。

          近年來,我國快遞年業務量以每年遞增100億件的速度持續高速增長。國家郵政局預計,2021年全年快遞業務量將超過950億件。為了搶占市場份額,以價換量成了快遞企業的主要手段。面對日趨激烈的競爭,快遞業除了拼價格還能拼什么?行業發展之路該怎么走?

          平均單價持續下滑

          近日,國家郵政局公布的2021年一季度郵政行業運行報告顯示,一季度,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219.3億件,同比增長75.0%;業務收入累計完成2237.7億元,同比增長45.9%。

          “郵政快遞業開局良好,增長遠超預期。”國家郵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快遞業之所以繼續在高位增長區間運行,不僅得益于我國經濟成功擺脫疫情影響,還得益于我國強大的國內消費能力、消費市場加快線上線下融合發展、城市及農村等下沉市場增長較快。多方面因素使得快遞市場獲得了新的規模擴張。

          值得關注的是,一季度,快遞業務量與收入增速差達29.1個百分點,為近5年來最大;快遞單票價格持續下降,行業快遞平均單價從2007年的28.50元/件快速下滑至2020年的10.55元/件,一季度的平均單價僅為10.2元/件,遠低于上年同期和四季度均價,創歷史同期新低。

          “快遞單票價格不斷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這些年快遞行業競爭的加劇。”北京郵電大學郵政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趙國君分析說,快遞公司對于供應鏈上下游來講皆處于被動的弱勢地位,一方面,當前,我國快遞需求量巨大,但供給相對同質化,供應鏈上下游都在向快遞行業擠壓,電商商家與電商平臺利用快遞行業本身主體眾多、競爭激烈之勢,對快遞具有相對高的議價權;另一方面,下游消費者對快遞服務無更高的品質差異感,特別對于電商件來講,消費者大多是隨意購隨意退,成本較低。

          此外,占快遞業務量較大比例的電商快遞增速較快,且電商快遞競爭同質化嚴重,價格競爭成為電商快遞擴大份額的主要手段。

          競爭激烈的結果,就是單票收入的不斷下降。圓通速遞、順豐控股和韻達股份相繼發布的3月份業績簡報也顯示,盡管業務量均保持了良好增長態勢,但單票收入均有所下降,分別為2.25元,同比下降11.03%;15.74元,同比下降12.12%;2.19元,同比下降13.44%。

          低價福利難以持續

          義烏對于快遞業有著風向標的意義。國家郵政局發布的數據顯示,一季度,金華(義烏)市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超過23.65億件,穩居全國第一。而為了爭奪全國最大貨源地的市場份額,各大快遞公司紛紛拋出低價福利,以價換量。

          前不久,義烏郵政管理局出手規范市場競爭行為。百世快遞、極兔速遞因此前的收費標準遠低于業內普遍的成本價1.4元/單,接受整頓。

          低價競爭一直是快遞企業爭奪市場份額的慣用手段。長期的低價競爭,不僅會導致快遞企業不堪重負,整個行業也將陷入惡性循環。4月22日,順豐控股發布公告顯示,一季報凈虧損9.89億元。虧損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超低價“特惠專配”業務量增長迅猛,電商件毛利潤承壓。

          對于商家與消費者來說,短期來看,快遞企業低價競爭會讓快遞費用降低,但由于快遞企業與網點要保證一定的利潤,必然會尋找其他增長點彌補因價格戰降低的收入,最終承擔這一費用的還是收寄快遞的消費者。

          “快遞企業不計成本甚至虧本的低價競爭,對行業和企業來說無疑是飲鴆止渴,不會長久。”趙國君指出,快遞企業低價競爭的前提應該是基于管理優化、科技創新,實現整體降本增效,依此用價格讓利給用戶,換取規模效益,這樣的競爭應該鼓勵。如果企業缺乏上述支撐,簡單以低價換市場,并不可取。

          趙國君認為,價格競爭優勢應建立在降本增效的基礎上。比如,快件傳遞距離較近、單位重量與體積較小、區域集中,此類快件價格走低對企業是有利的,也是可行的;企業通過智能化、自動化等手段,降本增效,使單件運營成本降低,從而形成企業的競爭優勢,不僅可行,也應該是企業未來發展的方向。

          此次義烏郵政管理局啟動價格整治,也給快遞行業敲響了警鐘。國家郵政局局長馬軍勝坦言:“對于市場惡意攪局者,我們必須毫不留情,強化監管,規范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當前要靶向用力,重點糾治部分區域存在的不正當競爭。”

          行業未來出路何在

          據了解,我國快遞業于2014年進入“百億”時代后,快遞年業務量以每年遞增100億件的速度持續高速增長。即使是在2020年這一特殊年份,全國快遞年業務量也歷史性地達到830億件,同比增長30.8%。隨著市場規模持續擴大,快遞行業企業實力增強,更須緊抓機遇,加快高質量發展。

          目前,在量增價降的情況下,快遞行業仍在不斷改善用戶體驗,提升服務質效。一季度,快遞用戶申訴率、時限準時率和用戶滿意率均同向改善,用戶申訴率百萬分之2.37,72小時準時率為71.4%,快遞服務滿意度為78.8分,服務質量快速提升。

          疫情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從復工復產到今年首次全行業春節不打烊,快遞物流行業服務民生作用更加凸顯。人們對快遞的時效性、服務體驗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規模和效率對快遞業務運營至關重要。”中通快遞董事長賴梅松表示,價格戰是暫時的,想要長期跑贏市場,在基礎建設及智能化設備方面的投入、優秀的管理團隊、穩定的現金流及健康的加盟商缺一不可,市場也將從單一的快遞競爭向全鏈路綜合物流轉變。

          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快遞行業該如何提質增效獲得長遠發展?趙國君認為,行業要根據市場需求,拓展更多空間,細分市場,形成優勢互補的行業服務體系,杜絕低端同質化惡性競爭。同時,行業內資源要形成集約發展之勢,改變目前供應鏈體系上的弱勢地位與運營模式,做好基本服務,創新推出更多增值服務。

          “未來是等不來的,必須著眼于創新和創造,提前布局。”馬軍勝表示,行業發展越到末端越弱勢,對于市場競爭白熱化之下的快遞小哥權益保障問題、用戶權益保障問題,要維護好員工合法權益,處理好消費者服務訴求,要各方面關注形成合力,要科學化、制度化、規范化地切實維護基層員工合法權益。同時,要摒棄浮躁心態、短視行為,切實遵循企業成長的本質規律,加快高質量發展,這才是真正可取的經營與發展之道。

          標簽:    快遞包郵   快遞   企業   比拼     
          來源:經濟日報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黄片一级